天地大美不言

雪莲花

黑白诗歌:

《雪莲花》


我记得、月光从之发生:
雪莲花开启、清香羽化以光,
睡梦时後、心灵可以神思、

最早的光、在水里生长:
诗歌不会死亡、从我的爱心
可以感受、巨型夜色的进化、

在於生灵、看见的雪光:
花朵的智慧、跟女人一样完美,
普赛克、这是火焰的源泉——




《雪莲花》


我知道雪美、
在我心思、莲花等我,
如同一个世界的朝圣:
我可以、悄然明白、
并且带动、嚣张的眷恋。

必然的、你和神起,
以雪性不负此生的灵醒——
雪莲花、可以选向所在、
但这笔墨、无法停顿分秒:
时间和光的差别、在於自然。

普赛克、这晚我写诗,
触及可能的逻辑、系统思维;
爱是课题、答案重要的,
并非拥簇神经质、或者奢求,
这是一个梦的启辰。

属于雪莲花、
矜持并可以骚动的真实:
拈花之美、不是色情但更热烈——
痛算数的、超越尺度的附图,
这本能、无所谓虚化。
 



《雪莲花》


当谁、看见她:
雪莲花、你可曾停止花心,
因为莫名其妙的、保留状态;
美好需要珍藏连续的通灵、
如果赞美、超越存在的反应。

普赛克、当年有首诗歌,
我愿想抄送给你:
若时间与空间大赦、
我们将时光,穿越彼此肉体
并将孤独合一而哭泣?

我可爱的、所以你看见:
当然的道法、属於重迭的唯美,
同一条河流、穿越自己——
每分秒的感受、每次分别的意义;
主动可以伏藏也、旁载生命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我尝试、比喻你空灵:
如黄金或者、如同钻石发光的美;
雪莲花、搞笑其实可能开心。

就需要对比、更加的意识形态、
来负载你、初级阶段的正能量!
普赛克、这就是智慧的力——

生活於同一世界、
任何的、同等思维关系,
告知阅读的奇迹。

如果尴尬的忐忑、深入简单:
时光发生的血腥、露水吸筹的妊娠,
正如、丈量花朵的同一标准。





《雪莲花》


爱是简单反应、
或者不得已的需要改变,
如果不孤单、不寂寞:
会如同雪莲花、必要出现麽,
时间在、谁可以违背嗦。

经验可怕的、
初恋的悖论没有对错:
正如解析几何的椭圆焦点、
非在这里、或是哪里,
实际的美感可以证明草稿厉害啦。

普赛克、太多感情堆积,
我迷失自我、迷失的往往无法忘却!
有时候我认同、有时後不甘心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普赛克、我很诧异:
为啥麽雪莲花、说不认为、
我在创作她的诗歌、主题进化——
和城市无关、和眷恋无关痛痒的、
後逻辑系统的环境。

花朵智慧、早於人类智慧麽、
早於人类审美;花朵启灵、
进程始于传粉,然后是受精、
种子并加以传播、重迭於生命发生。
人类性爱传播、没那麽简捷:

冰天雪地的旷世盛举——
一朵发情的雪莲花、怎麽规划生活、
这是我不理解的、生态哲学。

浓郁的气味、吸引闺蜜拜访、
真难以想象、蝴蝶飞越雪景线:
或者蜜蜂、突破极夜的火、
我想象朝圣的翅膀、汇聚於荒原、
这是因果发生、也是结果发生。

普赛克、会说话的雪莲花、
在幻想的雪国——汲取天地之精华,
迎风傲雪,英姿勃发!




《雪莲花》


雪莲花、生长在石缝罅隙、
吸收雪和阳光、载运矿物的灵:
种子连接冰舌蒸腾的夜、
连接生命柔软的火——

花的蒙昧,是蓝色的、金色的、
或者绿色的、洁色的、须臾亘古的光:
普赛克、我小时候看武侠传奇、
以为她是透明的、类同女圣的思维,
坚韧的幻灭、高雅的窒息。

在网络性息时段、可以搜索图释、
我发现雪莲花、有些像莲花白、
有些向日葵的特征、当然更有睡莲风范:
这精灵美得可以、可爱、居然可能的、
矜持自然、并非单纯完美——

要冷傲的环境、开启重迭的性灵、
她看见雪山、风暴、漫天转移的星斗;
听见雪豹的啁啾、苍鹰的呼应、
或过路火烧云的——盲音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美得窒息、有时後——
不想改变美的认知、而需要认同。
後逻辑系统、结果早於眷恋:
非初次达到的极限、雪藏住火焰:
爱可以、存在没有契约的荒原。

这如同、星光的後半生、
也相似於、花蕊还没发生的羞怯!
甚至质疑、雪莲花开启的理由:
冰火如此温暖、天地如此孑然——
而清心、正释相见的灵。

美得反动、这后果反应、
可以书写:还原一匹火山的故事、
或是借一匹马的梦境,可能替换
一个世纪的、还没必然埋葬的全部热雪?
普赛克——冰川、只打碎一粒沙金。

非想改变美的认知、需要认同。
洪荒的前半生、培育根系——
可以看见花的智慧:封印的海在於奔腾、
雷电的浪花、击掌美丽的水;
不仅属於女人、极至赝美的性慾。





《雪莲花》


普赛克、你善爱——
这一方雪线、冰仄和阳光、
混生冷冻的雷电、和风云的梦境:
最初的夜色、在雪灵的土地进化。

雪莲花——在冰寒极境、
激活生灵的水、滋润众神的经血:
启蒙无数河流重生的光。

这里、冰川象征伟大世纪:
创造洪水的风暴和荒原,
取火的女神安息、宗教的图腾——
神话席卷、雪莲花火色吐纳的执迷。

冰雪的烈焰、冶炼成土:
揭开石头的封印、是沉睡的雪、
生灵的火。天地的曙色、
席卷这一方、水火的策源地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太阳的黄金、在冰川洗练。
雪莲花,你是最美的——
本色。在你的花香中醒来的一只雪豹、
带以伏藏的智慧、染色雪线征途:
辐射的牧场、奔跑的野花。

五行的熔炉、如影随形的歧视:
根茎为木、花蕊成火,
你的花香、是灵在的蒸腾——
原处宗教的仪式、来源于物化的进升!

源于时空、通灵的封印——
尘土在冰之海腾跃、感应道性的悬殊,
普赛克、最早的火以雪莲花启示:
爱是一种性推演的奇迹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乞灵依恋、洪水的高地,
天堂最低的祭台。雪光从冰川
流向荒原、本质的河流:
雪莲花、你守护夜的纪元、
这是爱的仪式——


时光和灵在反复的萌动。

尘氏的梦境、开始启释,
普赛克、行进者最高贵的足印:
天野至极、朝圣冰雪的顶地——
神起的天籁、雪莲的盐粒炸响春雷;

这时受难者、点燃驯化的火。
最纯洁的力、展示象征的圣民、
塑造实践的性灵——雪莲花、
储藏於时间的浪:

因於花香、拓荒千里,
由至活水、穿越广袤的原野,
相应月光、流动於大地的妊娠,
诗歌涌动的色彩、唤醒潜在的潮水,
普赛克、这是我和生灵的启程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普赛克、这每朵雪莲花、
载应冰川的灵——全息胚芽:
时後的力量、打开山岳的宝藏、
这是天国的契约、重迭复生的奥秘。

普赛克、这每朵雪莲花、
藏着爱的神起——自然精灵:
命运的大限、演绎荒原的奇迹、
这是人类的圣地、敬奉图腾的进化。

普赛克、这每朵雪莲花、
吸纳星辰的火——圣洁梵印:
智慧的感恩、洗濯胴体的美丽、
这是生灵的祭祀、打开复活的极典。

普赛克、这每朵雪莲花、
承载雪崩的力——生态核变:
蒸腾的意识性态、突破厚实的巨垒、
这是妊娠的水、呼应浩瀚的永生。

普赛克、这每朵雪莲花、
吐纳情义的光——神秘色彩:
召唤的女神、照见梦境的瞳仁、
这是眷恋的自由、创造诗歌的维美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普赛克、我能感应你——
潮湿的呼吸、混应冰寒的心跳、
闻见石头的血、雪光蹉跎的闪应:
时段的雷电、在冰川的妊娠滚动汇生:
心悸伏藏、打开智慧的极境。

永不熔化的,雪莲花的性灵、
吐纳火焰的荒原、冰雪的伊甸园:
神信的莅生——这是水性蒙昧的情色、
火焰王朝、安静如梦的故乡:
这里不是遗忘的、这里是梦境的源处。

穿越雪莲花,温热的呼吸、
我接触、普赛克最原始的本能:
——夕阳落照的黄金、汇於莲花的圣地。
这是最近的雪山、也是最远的天涯、
行进着的感应、亘古不灭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普赛克、不是天籁的序曲、
是意志的博弈、激发这图经进程:
在苍茫的祭台、雪莲花的胚系,
演奏巨灵的时空跨度——

烈焰升腾的肋骨峥嵘、
漫天雪水、流宕洗濯风暴的瞳仁、
在苍海桑田的峰巅、洪荒之野、
盛开於、最初的花魂圣地。

火焰之灵、雪的神祗,
普赛克、我感应雪莲花的根茎、
在波及沉睡的矿藏、那是思维发源所在:
绵延数万里的冰川、伏藏的河流衍生——
冰雪梦境分娩的、世纪的海水。

生灵的角逐、祭祀於雪莲花、
美感的启蒙——历练亿万年不灭的神灵:
这是性爱支持的源美、如同星空一样清灵。
如同分娩者、永世迷途的轮回;

普赛克、这是一部复活史书、
感恩於、最早灵动的、雪崩的神启——
雪和花的性释、负载火焰时段的道义。




《雪莲花》


梦游者、迷失雪莲花山麓、
夜色的碎片——星光、照见冰雪:
今晚非只於、我和你一个人的虔信。

觅食冰雪的、如同再生的饕餮,
时间比冰硬些、比雪更柔软;
预感发生:浓烈的雪、汇聚成冰川的火、
异受的境界、雪莲花的胴体汇入——

欲望的自觉、理会神往,
对生的净化、醒觉真是寒彻灵心!
是暖流、虐过恒静的神祗圣地。

正如海水、打开贝的软翼——
磨砺光的夜色、和海面漂移的沙粒;
我进入巨灵、真谛更迭的仪式、
普赛克、月色燃烧这荒原;

吐纳厚重的花蕾、雪莲花是庸俗的烈女:
涌动冰雪之光——灵息久远、
苍莽生长的天地、契约真爱的重生。

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雪莲花黑白诗歌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天地大美不言黑白诗歌 转载了此文字